绿双喜

文能套路,武能爆粗。

 

【宇龙衍生】【沉三】斜·爱(二十四)

标题:斜·爱

等级:PG-13(别看前面,开车肯定是要开的)

配对:韩沉/莫三鼻(宇龙衍生,斜线有差)

原著:《美人为馅》,《人生一事》

设定:韩沉当然是警「**」察;莫三鼻是退役黑帮老大、现役殡葬师——所以没错,一黑一白,一正一邪,一冷一暖,一富一穷……反差萌的强强!当然,亲妈尿性,一贯HE。

声明:ooc和私设都是我的;脑补是各位的;角色是原著的;西皮是彼此的;KY是戏精的;戏精是地狱的。

警告:没按住手还是写了,可以因为我写得不好diss我,但别diss我爱的西皮否则玻璃心。谢谢。


24

      再多优点的挖掘也只是感性方面的收获,在理性层面上,韩沉还是希望能够尽快破案。

      而尽快破案意味着尽快洗清莫三鼻的嫌疑,或者说,证实莫三鼻的嫌疑……

      韩沉觉得自己站在一个天平的中间,面临理性和感性的较量。理性告诉他,莫三鼻作为案件的关键人物,无论是在有用线索的提供还是相关情节的配合上都不尽不实,注定嫌疑比清白的成分更大;感性又告诉他,莫三鼻有着难掩的苦衷,而且这份苦衷与案情有关似乎又不会影响破案。

      他现在拿着一颗心,正在踟蹰要往哪一边加码,是在感性层面彻底相信莫三鼻,还是在理性角度继续考量莫三鼻的用意和诚意。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认对莫三鼻的欣赏,而且还渴望发展一份更深远紧密的关系——这份渴望又是建立在对坚持而强大的原则基础上,既是莫三鼻的原则也是他自己的原则。也幸好基于双方的坚定原则,所以他对于加码的选择心知肚明。好在,现在还不到加码的程度,他还有的是时间慎审自我的心声。

      目前,他需要的是以莫三鼻的对象身份参加城北茶馆的这场家宴,通过莫三鼻点出来的两个小弟探听更多的线索。

      家宴就设置在茶馆后院,一张擦得锃亮的八仙桌摆得满满当当,彰显了东主的用心。

      但这份用心显然只是为了莫三鼻,以至于韩沉更想挖掘莫三鼻收买人心的魅力。

      等到莫三鼻和韩沉被茶馆老头请到后院落座不过五分钟左右,两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也赶到了,笑嘻嘻地将手里的水果递给茶馆老头以后,就扑到座位上与莫三鼻打招呼,言谈间不无激动,又是愤慨莫三鼻不听警告导致鼻青脸肿,又是愤怒对方居然敢真的对莫三鼻下手。

      除此之外,他们还对莫三鼻居然没有还手感觉不可思议;以及,都过了好几天了莫三鼻看起来怎么还是像刚被揍过了。

      昨晚才揍过莫三鼻的罪魁祸首韩沉并没有感觉愧疚,镇定自若地喝着餐前茶水。

      莫三鼻笑了笑,避而不谈这个话题,揽着韩沉肩膀介绍:“认识一下,我男朋友,韩沉。”

      “阿沉,这两个是我最好的兄弟,阿华和小强。”

      两个年轻人本来一进门就注意到了韩沉,只觉得对方的气势渊渟岳峙,不清楚门路之下他们也不敢胡乱搭话,现在一听莫三鼻的介绍,顿时光明正大打量韩沉,啧啧感慨大嫂果然气度非凡。

      “大嫂?”韩沉没有为难阿华和小强,只是似笑非笑地斜睨莫三鼻。

      莫三鼻不自觉摸了摸鼻子,笑得流里流气地承认:“我才是黑盾组的大嫂。”

      阿华和小强震惊了,盯着韩沉的样子不敢置信,总算是认出了韩沉的黑盾组组长身份。

      韩沉则是抿了抿嘴——不动声色间透露足够的关键信息绝对是莫三鼻的一大优点,相当谨慎,也相当有用。

      “紧张哈子,我们今天不是为了公事,就是难得他休假,和我回来一趟跟大家聚一聚。”莫三鼻一句话又把逐渐凝固的局面盘活。

      恰好茶馆老头也和老伴儿端上了最后的两道硬菜,也落座开始了这场家宴。

      茶馆老板乍见莫三鼻爱人的喜悦缓过劲儿了,也注意到了莫三鼻的伤势,关切追问。

      “问他们俩。”莫三鼻果然将问题抛给了阿华和小强,自己只顾着给韩沉夹菜。

      韩沉但笑不语,斯文优雅地享受莫三鼻的服务,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个问题。

      阿华和小强看了看韩沉,又望向莫三鼻,再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把自己所知的小道消息讲了一遍。

      他俩在莫三鼻任职浦跃集团之后,就经常混迹在城北的各种城中村和劳务市场,与各行各业的底层人士打得火热,主要还是拿人钱财帮人消灾,帮忙为一些争地盘和报恩怨的械斗撑场面。

      就在前几天,他们从一个定向对码头输出劳动力的派遣市场里听闻一个熟人说起郑港村那边有人正在筹团准备堵个姓莫的,于是就多心问了一嘴,得知有人要对莫三鼻下手,连忙向莫三鼻通风报信。

      “郑港村?那边人为什么?”茶馆老头对城北的形势了如指掌,对莫三鼻更熟悉,完全不记得双方有什么利益瓜葛,尤其莫三鼻现在还脱离了浦跃集团,只在殡仪馆当了个普通的殡葬师。

      阿华和小强欲言又止地对望一眼,被莫三鼻敲了敲桌子。

      “有什么说什么,别搁我对象跟前给我下面子。”他终于流露出了几分属于老大的气势,不怒自威地扫了阿华和小强一眼。

      韩沉不知道莫三鼻发火是什么样,但这一桌其他人显然很清楚,所以阿华和小强在茶馆老头的干咳暗示下还是道出了他们打听到的内情,无非就是郑港村那个姓方的船员走私的事是莫三鼻告诉了警方,导致整条船被扣押耽误了交货,以至于方姓船员也赔付巨额罚款。

      “是这样啊。”茶馆老头还在疑惑,“可三妹不是这样的人呀……”

      三妹的确不是这样的人,事实也并非如此,韩沉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菜,似乎对这个消息漠不关心,内心却已经飞快分析起来:那天下午海关才通知黑盾组过去帮忙调查方姓船员的走私,晚上莫三鼻就被堵了;但堵莫三鼻又是好几天前就策划好的行为。也就是说,事前就有人知道方姓船员会被抓个走私现行。那这其中就有两个可能——要么海关那边出了内鬼,提前通知到了某个人,这个可能联系莫三鼻之前所说郑港村的船员走私不是一次两次却没事的情况来看,不太现实;要么就是有人故意将走私的方姓船员推出来做引,以此警告莫三鼻。

      “我什么都没说过。”莫三鼻显然也想到了这两个可能性,却否认得很平淡,一语双关既回答了茶馆老头的疑问,又暗示了韩沉另寻时机详谈。

      茶馆老头点了点头,倒没有再问什么;阿华和小强却还是举筷不定,看了看莫三鼻,又看了看韩沉,俨然有话要说。

      “说吧,有什么就说什么,难道还要我请你们说吗?要不要给你们拿个话筒?”莫三鼻说得倒是调侃,但瞥向阿华和小强的一眼里警告之情不言而喻。

      “三哥,你是认真的吗?”小强不如阿华那么滑头,相对耿直,盯着韩沉充满了戒备。

      “当然,这不是打算结婚了才带回来和大家一起吃个饭吗?”莫三鼻承认得毫不犹豫,给韩沉夹菜的动作熟练得行云流水。

      韩沉也没有拆台,顺从接菜顺从吃菜,反正就是任由莫三鼻表演。

      “他是黑盾组的警察。”小强急得拼命暗示。

      “我知道啊,调查资料还是你们去帮我搞来的。”莫三鼻点了点头。

      韩沉这才意外地看了阿华和小强一眼,他本来以为莫三鼻至少找了私家侦探,不料就靠这么两个小混混就能把他调查得八九不离十。

      小强忍不下去了,干脆直接摊牌:“郑港村那边要搞你的人,说你和黑盾组搞在一起了。”

      “说得没错,我和阿沉已经同居了。”莫三鼻依然不当一回事,甚至伸手揽住了韩沉的肩膀,笑得见牙不见眼。

      阿华更为稳重,拉了小强一把,对韩沉和莫三鼻点了点头,才认真道:“其实今天我们来吃这顿饭,是想告诉莫老大你一声,道上已经传开了,说你背信弃义当了黑盾组的走狗,那个姓方的爆雷就是你的投名状。现在有几个想进浦跃集团的杂皮已经放话要收拾你。”

      “是吗?”莫三鼻虽然看起来还是有点懒散,但语气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轻松了。

      韩沉也打起了精神,看来保护莫三鼻要成为黑盾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了。

      “他们说当时你怎么进的浦跃集团,他们也可以。”阿华明显对莫三鼻加入浦跃集团的原因一清二楚,忍不住说得更深入了一些,“还有,他们可能这几天就要动手了。”

      莫三鼻这次什么都没说,而是看向了韩沉。

      韩沉不负所望,点了点头:“我知道。”

      然后,莫三鼻释然一笑,眼神里明晃晃地写满了欣赏的喜悦。


*还是要走一波主线剧情啊……

  35 4
评论(4)
热度(3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绿双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