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双喜

文能套路,武能爆粗。

 

【宇龙衍生】翼想天成(二十六)

标题:翼想天成

等级:PG-13(也许会有NC-17,视情况而定)

配对:乔一成/洪翼舟(斜线有差)

原著:《乔家的儿女》,《峰爆》

设定:白居衍生;跨剧拉郎;竹马成双;私设如山

声明:微博11.10 乔一成X zyl48 活动

警告:角色是原著的;他们是彼此的;OOC是我的。

有涉及到各自的原著背景,不一定会全部出现原著人物,而且故事线中的情节肯定会有所改动,时间线也会调整。


*虐舟预警~其实也是虐乔啦~这一波是我暂时后妈了……

二十六、热泪只是没抵达的存在

      这次新疆之旅就算是乔一成和洪翼舟那次西安失约导致的冷战和好了。

      说是冷战,其实也只是乔一成单方面的行为,至少在洪翼舟看来,这都是相当必要又值得的等待——自从那次追回南京窥见乔一成所渴求的安稳以后,他就懂得了乔一成的不安。

      乔一成那些所谓的自卑,洪翼舟并不算特别理解。在他看来,乔一成那么勇敢,那么担当,那么善良,那么勤劳,还会写文章,简直就是他一直以来坚定崇拜的对象。

      就算乔一成有时候会唠叨,会发怒,会管得很宽很严,但毕竟那些都是发自内心的关切。若是不在意,谁又会愿意这样如同父母一样只是为他好呢?

      洪翼舟早就已经视乔一成为父为兄为师为友,即使是乔一成这两三年来的冷落,也没有从根本上动摇他对乔一成的眷恋与信任。在他简单又坚定的恋爱观里,那就是他认定了一辈子的人。

      而且,从实习到正式工作,连轴忙起来脚不沾地,有时候连睡个囫囵觉都是奢侈,洪翼舟终于真切体会到了乔一成所言及的现实的疲乏,理解和接受了先前他们之间的差距。说白了,洪翼舟之前的那些不甘和矫情都算是太闲了所致——学生和社畜之间的天然壁垒非得要相互感同身受才能勉强打破。

      有了足够的理解,也就有了更多的尊重。

      洪翼舟细数乔一成在过去几年对他的包容和忍耐,既困惑又安心。困惑于乔一成这样的举动分明也是爱他,却忍心推开他;安心于乔一成即使推开他,也不会轻易接受别的人。

      说起来,乔一成也不是全无缺点。

      也许是成长问题,他的心胸没那么开阔,遇到琐事容易发怒;也许是家庭问题,他的自尊也更加强烈,遇到难事争强好胜……他不是刻意想和谁比来比去,就是和自己莫名较劲。但这种情绪时常让他轻易做出错误判断,从而导致各种意想不到又难以承受的结果。

      就好比这一次,乔一成的初衷是为了洪翼舟好,当洪翼舟真的好到出乎他的意料,所有浓烈的爱意与自卑又开始作祟,舍不得割不下又忍不住,以至于三年来的冷淡土崩瓦解,积攒的克制反弹回来如洪水之舟尖锐地叩着他的心门,叫嚣着想要他再次拥有洪翼舟。

      离开新疆的前一晚,乔一成借着狭小窗户挤进来的月光端详洪翼舟窝在他怀中的安详睡颜,一时觉得自己庆幸,一时又认为自己自私。他若不是自私,只顾着成全自己的安稳,又何苦让洪翼舟这么不安了几年?以至于洪翼舟连睡觉都紧紧揪着他的汗背心,生怕他半夜就消失无踪。

      他又心酸又心疼,为自己局促又凄惶的感情处理心酸,又为洪翼舟被自己折磨的惨状而心疼。说到底,他在感情方面实在缺乏自信,面对洪翼舟又着实自卑,爱也是切切实实爱着,结果就是把自己和洪翼舟都折腾得够呛。

      不过乔一成迈入了而立之年,无论是经济情况还是心理境地都有了截然不同的改变和感受,虽然不至于一夕之间就变成完全不同的人,却也有了强烈想要和洪翼舟安定下来的冲动。

      毕竟洪翼舟是他在无论多么困苦和灰黯境地中唯一的阳光与救赎。

      所以,他不顾一切来到了新疆,忍住所有的自卑和怯懦,决定要在未来的所有时光里珍惜和宠护着洪翼舟。

      只是凉薄世态注定命运多舛。无论乔一成还是洪翼舟多么坚定奔赴对方,都熬不过变化无常的现实。

      乔一成回到南京又开始日复一日的生活,却前所未有地期待假期,数着又能再去探望洪翼舟的日子,格外充实饱满。

      但他进入正轨的稳定生活却开始被人觊觎。

      先是姨妈三番两次上门催婚,说到三丽和四美都已经谈上了恋爱,二强也马上要结婚了,他这个当大哥的早就应该把终身大事提上日程。

      就连三丽和四美也明里暗里催着他给他们找个大嫂,也好照顾照顾他的生活。

      这些倒都还好,乔一成板起脸来,她们也都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偶尔见缝插针地劝着。

      真正让乔一成觉得讽刺的倒是那些与他家不相干的外人,也积极地掺和这种事。

      南望巷的邻居大婶眼瞅着他在事业单位上班,家里的包袱又已经差不多甩干净了,也上赶着介绍姑娘给他相亲。

      以前嫌弃乔家从不往来的远亲也开始热络联系起来,话里话外希望早点喝上他的喜酒。

      更麻烦的还有他的热心同事;甚至他以前大学的老师和现在单位的领导也莫名上心他的婚姻大事。

      乔一成推拒得了一次两次的相亲,但更多几次的介绍就实在拉不下脸冷眼相待了,一个月总有那么两次要和不同的姑娘见个面吃个饭。

      他还不能表现得太差,免得下了介绍人的面子;更不能表现得太好,以免对方看上了追着不放,一不小心还得祸害人家姑娘的名声。

      最难受的还是,他拒绝相亲的原因不能直接了当说出来,要为洪翼舟的工作和形象考虑。

      乔一成烦不胜烦,还不能表现出来,简直比以前为了生计而挣扎更憋屈。

      偏偏这边的风言风语还各种吹到了洪翼舟那里,着急得给他打电话。他生怕洪翼舟误会,认真解释了一次又一次,郑重保证了一次又一次,长此以往也疲乏不堪。

      而乔一成的疲乏和洪翼舟的着急其实也影响到了这段难能可贵坚守的异地恋。

      两人都不想给对方压力,抑制着内心的真实想法,时常欲言又止,没有以前那样毫无保留的利落交流,反而给两人之间留下了一点猜忌的种子。尤其是洪翼舟,只觉得距离太远而鞭长莫及,加上之前乔一成的冷落造出的阴影,让他格外没有安全感,一想到他的乔大哥也许就在下班以后或者天气好的周末陪在另外一个女人身边谈笑风生,甚至可能确认恋人关系继而谈婚论嫁,就辗转反侧无心安眠。

      这种情况下,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打着电话,通过声波从乔一成那里汲取一点安抚。

      乔一成几乎是三面应对,除了洪翼舟和相亲的姑娘,还要回应热心的介绍人,一次两次尚有耐心,次数一多时间一长,就难免心烦暴躁。

      他的真实情绪向来只会对最亲密的人抒发,而这个人选毋庸置疑从始至终只有洪翼舟。

      洪翼舟在这件事中本来就因为不安而很敏感,又一再接收到乔一成这样的负面情绪,也不免焦躁,说话都像带着火药桶,乔一成稍微一句话重了一点语气都能点燃他积郁的怒气。

      两人在电话中因为这样琐碎小事的争吵竟然比过去几年都多得多。

      这种情况相比之前的冷战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不遑多让。

      终于有一天,洪翼舟从三丽那里听说乔一成最近和电视台领导介绍的一个漂亮公务员走得很近,似乎相处得很融洽,街坊四邻都纷纷传言乔家老大好事将近。

      恰好洪赞斌因为受伤回家休养,也在电话里对洪翼舟提及乔一成谈了一个在政府机关上班的女朋友,催着洪翼舟也赶紧找个对象。

      洪翼舟给乔一成发短信追问。乔一成却因为采访跟踪报道南京市政府盛大的国际性会议而连着关机三天时间。

      就在这坐卧难安的前两天里,洪翼舟因为心神恍惚而受伤,被项目放假休养。他不顾伤势地马不停蹄赶回南京,想要和乔一成当面确认。

      所谓差强人意的生活,大概就是不断的巧合。而当这些巧合更巧合地凑成了误会,也就成为生活中的阴差阳错。

      就在洪翼舟赶回南京的那天,乔祖望打跑了踏实的保姆然后自己瞎折腾摔伤在地。三丽和四美不在家,于是他毫无廉耻打电话给乔一成的单位问到了公务员姑娘的联系方式,以未来公公的身份自居,让对方送自己去医院。

      公务员姑娘善良大方地开车将乔祖望送去了医院,阵仗闹得街坊四邻交头接耳。

      洪翼舟刚回到南望巷就听闻了邻居们的传话,连忙赶去医院。还没找到乔祖望的病房,他就在穿过医院花园时亲眼见到僻静处与漂亮姑娘相拥的熟悉身影,愣在当场。

      当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迅猛地压过了身体未愈的伤口疼痛。

      ……乔一成最终还是没有守住他们异地相望的执着承诺。

      他以为自己找到了乔一成没有及时回复短信的答案——变相地与他肃清关系。

      ……也罢。

      未及与乔一成见面和探病乔祖望,洪翼舟不顾自己连夜奔波的伤口崩裂,含着心碎和泪意回家,又与洪赞斌大吵一架。

      洪赞斌出于父亲的关心,终于发现自己的儿子已经到了成家的年龄,忍不住又提及结婚的好处,让洪翼舟向乔一成学习,找个可以顾家的贤惠媳妇以便安心事业。

      这又触到了洪翼舟的逆鳞,怒而说起自己的妈妈就是为了照顾洪赞斌的工作才拖着重病早逝。

      父子俩仅仅见了一面就不欢而散。

      洪翼舟当天回来又当天就走了,甚至在极度伤心和愤怒之下拉黑了乔一成的电话号码,抱着决裂的心态孤零零地回了新疆。

      一路上,他都藏在卧铺的上铺的阴影里,只感觉脸上温热的湿润没有停过。

      南京距离新疆遥远,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和乔一成的距离才是真正未抵达的存在。


  33 14
评论(14)
热度(33)

© 绿双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