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能套路,武能爆粗。
 
 

宇龙丨欢喜冤家系列丨萌宠奇缘(二十五)

标题:萌宠奇缘

等级:看情况上高速

配对:白宇/朱一龙(斜线有差)

设定:RPS;现实AU;系列文

声明:圈地自萌,请勿上升蒸煮。

警告:他们是彼此的;OOC是我的。

*【运动达人白宇】X【文青朱一龙】


*还得宇子上套路~

      回到家里,白宇果然已经离开了,只留了餐厅的一盏晚灯,收拾整洁的餐桌上压了一张纸条,旁边还有一碟洗净的水果。

      纸条是白宇留言,说准备了宵夜放在冰箱里,如果朱一龙加班太晚了,记得微波炉打热多少吃点,不要饿着肚子工作。落款是简洁飘逸的两个字,就像白宇在很多海报和照片上的签名,标准而公式化,只是在这张便笺上,他还留了一张简笔画的笑脸,看起来就是他自己,尤其一抹活灵活现的小胡子,生动又形象。

      白宇在这种小细节上真的很可爱。朱一龙看得莞尔,心情多少轻松了几分。

      水果也是白宇所留,给朱一龙遛狗后补充营养,不仅洗净擦干,还削皮切块插上了牙签,主打的就是一个细心体贴,“……”又令朱一龙心潮起伏,想起了几年前似是而非的交集,不由感慨阴差阳错的世事无常,就像他随口吃了一片胡桃的那个滋味,酸甜莫测——甜的是白宇固执地没有留下龙爪羽项链;酸的是白宇居然没有固执地跟着龙爪羽项链一起留下……

      当然,世事再无常,也不能取消忙碌的加班,正好也能集中精力而转移感情上的纠结。情绪翻复了一个傍晚,他有点疲了,洗了个澡就端着水果去了书房加班。

      其实这个班也不是非加不可,海岛露营的照片虽然要得很急,也不至于必须连夜搞完,何况下午就已经处理好了一大部分,朱一龙纯粹只是当时下意识与白宇赌气,又不想这样与白宇朝夕相处,于是找了个理由断了腻歪的冲动。现在到了这个时候,与其肖想着白宇孤枕难眠,倒不如平心静气赶紧收完了这单活,再与朋友约着外出旅游一趟,搞不好情绪稳定了思路也就清晰了,或许他就能平和面对白宇,从而压下这些事关白宇的非分之想。

      至于是哪些非分之想……朱一龙想起和白宇的两次接吻,满脑子就停不住旖旎的脑补,诸如巫山云雨之类,简直羞耻了。他想来想去又在心里懊恼地责骂自己一把年纪了还管不住血气方刚,真是,真是……遇到白宇就枯木逢春了。

      枯木逢春的主要还是他的心理,现在这么一副瞻前顾后扭扭捏捏的样子,和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有什么区别?毛头小子还知道勇敢追求大胆表白,他却只会畏畏缩缩有什么都不敢找白宇问个清楚,大不了就是一拍两散彻底死心罢了。

      好在他也有着毛头小子比不了的事业追求与责任感,并且还会自我安慰,没有爱情至少还有工作,也幸好白宇不在身边连强烈的非分之想也没有那么大威力了,所以他去冲了一把冷水澡强行压下了所有不切实际的绮思,终于能够安心加班了。

      这一加班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又修完了一个主题的系列照片后,朱一龙才停了下来,伸了个懒腰又动了动肩背,看着旁边清空的果盘,感觉到难耐的饥肠辘辘,想起白宇的留条,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下楼吃点东西。

      他到了厨房打开冰箱一看,白宇准备好的宵夜居然不是晚饭剩菜,全都是新做的饭菜,不由愣了愣,心情又复杂起来,有心不吃,确实饿得难受,真要吃了,又颇有点吃人嘴短的犹豫……最后还是吃货本性占了上风,反正白宇也不知道他究竟吃没吃。

      等到把热好的宵夜都摆到了餐桌上,朱一龙才觉得有点奇怪,总觉得若有所失,想了想才发现一向围着他转的小边牧不见了踪影,连他在厨房里忙活时也没有跟着进来馋嘴,难道出事了???

      他也顾不上吃宵夜了,楼上楼下到处寻找小边牧,都没有看见一点狗影,只细心地发现客厅通院子的一扇窗户被扒开了,看起来像是小边牧从这里跳去院子了。可平时小边牧根本不会大晚上地钻去院子呀!他急得在窗边呼唤,却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呜呜回应——果然是在院子里。

      “……快回来。”他又唤了两声,依然得到了有问必答的回应,小边牧却又不肯进来,而且听声音有点焦急,反而像是在召唤他……莫非被困住了?还是被逮住了?院子里有什么危险?

      朱一龙为自己瞬间的丰富脑补心急如焚,找来棒球棍,打开手机电筒,小心翼翼摸到了院子里一探究竟,只见小边牧徘徊在铁门边摇头摆尾,看起来焦躁,还不如说是兴奋,顿时有点莫名。

      小边牧见他出来,呜呜了两声迎上来扒了扒他的裤腿,不等他摸两把放下心来,又转身跑回了铁门边,扒拉着铁门继续呜呜,似乎在向他提示什么。

      他更加莫名其妙,慢慢靠近定睛一看,门外似乎蹲了个人影,见他走近才站起来,却又不做声,不由攥紧了棒球棍,警惕道:“是谁?”又拿手机电筒去照。

      “龙龙,是我。”电筒光模糊地照出一张熟悉的脸,带着讨好的笑容,“开门哈。”

      赫然是白宇,还推着硕大的行李箱。

      “……”难怪小边牧宁愿跳窗也要跑出来守着,也不叫唤几声提出警告,就这么傻乎乎陪着等着,要不是铁门锁得严实,只怕小边牧还得强行给白宇开门迎进来呢!毕竟白宇也是小边牧的另一个主人呀!

      但这并不意味着小边牧的两个主人就是一家人的事实。朱一龙瞪了一眼明显偏爱白宇的小边牧,又瞪着白宇,还有那个不怀好意的行李箱:“你要干什么?”

      “求收留。”白宇笑得双眼亮晶晶的样子真的和小边牧别无二致,就差摇尾巴了。

      “什么?”朱一龙怀疑自己听错了。

      “欠钱还不上,被赶出来了。”白宇双手巴在铁门上趴着的可怜模样,俨然已经超越了摇尾巴的效果,看起来比小边牧还狗。

      “……”朱一龙差点气笑了,回忆着白宇交代的情况,质问道,“你说过你是全款买房。”

      “嗯,是借的全款,现在还不上,债主爸爸让我把房子腾出来给他当婚房。”白宇隔着铁门把手机递过来给朱一龙看聊天记录,语气无奈地解释情况,“我这朋友当法医的,也是结婚困难户,这好不容易找了个对象,就想趁热打铁把老公圈到手再说嘛。”

      朱一龙不相信白宇的鬼话,却还是忍不住去看聊天记录,见一个叫张若昀的人通篇恶劣口气让白宇赶紧还钱赶紧滚不然凶案现场见等等,倒颇有几分真实。不过,现在的人很容易拥有两个微信的吧?自导自演也是常见情况吧?

      “确实啊,不信我打个电话你亲自听听?”白宇瞄见朱一龙犹疑的神色,二话不说拨了张若昀的视频通话,“老张!”

      一张英俊却冷峻的脸,一通熟稔又不耐烦的冷言冷语,一个干净而惨白的办公室背景。

      “白宇,如果这不是在屏幕里,那你应该感谢健全的法律。”西装和发型都一丝不苟的男人满脸流淌着“杀人犯法所以我不生气”的戾气,冷漠地威胁道,“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我知道呀,凌晨一点多了吧。你家李现说你还在加班。”白宇理直气壮回答后,语气又软了下来,“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

      “想都不用想,距离我下班还有三个小时。在凌晨五点以后,我要是在那个房子里看到你还在,你知道后果。”张若昀在视频里熟练地扬了扬手里摆弄的东西。

      朱一龙在旁边看了看,发现那居然是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我当然知道后果,可是有人不知道啊。”白宇叹了口气,将屏幕转向了朱一龙。

      猝然面对冷漠法医和冷利手术刀,朱一龙愣了愣,有点不知所措地嘴瓢:“你,你好。”

      “你好。”张若昀眯了眯眼,似乎在打量朱一龙,须臾,脸色缓和一些,语气也软下来,点了点头道,“你就是收留白宇的中国好邻居?果然心美人更美。那麻烦你看好他,别让他跑路了。”顿了顿,还郑重其事地道谢了一句,“他也不容易,请你多包容。”

      ???这是个什么情况???

      ……就是白宇最终顺利住进了朱一龙家里并且得寸进尺躺到了他床上的意外情况。


*法医张若昀【没错,搬个现昀过来客串,不能光是双喜吃狗粮


02 Jun 2023
 
评论(14)
 
热度(2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绿双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