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双喜

文能套路,武能爆粗。

 

【宇龙衍生】【非生】浮生非梦(九)

标题:浮生非梦

等级:PG-13(我是老司机)

配对:罗非/罗浮生(宇龙衍生,斜线有差)

原著:《绅探》,《许你浮生若梦》

设定:罗非是侦探,也是躁郁症患者,只会对亲近之人宣泄真实情绪;罗浮生是洪帮最年轻的老大,也是美高梅话事人,但长期失眠,时刻保持警惕,却只会在罗非身边安然入睡——所以没错,相互治愈……脑力担当和体力担当的强强组合!当然,亲妈尿性,一贯HE。

声明:ooc和私设都是我的;脑补是各位的;角色是原著的;西皮是彼此的;KY是戏精的;戏精是地狱的。

警告:没按住手还是写了,可以因为我写得不好diss我,但别diss我爱的西皮否则玻璃心。谢谢。


*侦探动心预警~

9

      在把罗浮生锁在自己手边之前,罗非很清楚,他得先把杀害林若梦的凶手锁到罗浮生的手边,不然以罗浮生的脾性和地位,总得找个凶手出来给出交代。这样一来,既是对罗非的能力质疑,也会影响罗浮生在罗非心中的好感。

      在卫生间检视一圈,又收到了一些相对可疑的小物品,罗非终于对罗浮生表示差不多了。

      “好。”罗浮生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随即这口气又吊起来,瞪着罗非,“差不多的意思是还没完?”

      “当然。还有相关人物的证词没有问询。”罗非一点不含糊,摆出老师的架势,讲起了侦探三要素,包括:杀人动机、杀人凶器、杀人凶手。针对这三个要素,又涉及到不少侦查流程,证物和证人必不可少。

      现在,罗非只是通过本杰明确认了林若梦的死因,在案发现场找到了并不算凶器但可疑的华丽小刀,也在林若梦的公寓里搜集到了不少证物线索,但他还没有弄清楚林若梦被杀的动机——究竟是情杀,仇杀,还是财杀。

      尽管从罗浮生的两个手下的描述听来,情杀的可能性很大,而且还和罗浮生有关,不过就罗非目前的观察与判断所得,罗浮生应该是清白的……这个年轻的老大在感情方面看起来就是个傻白甜。不知道是情窦未开,还是另有隐情。

      罗非一边有条不紊地认真讲解侦探知识,一边思索着对罗浮生的性格分析,思来想去,更对罗浮生的过往产生了非同一般的浓烈兴趣,还包括他那个出口成章听起来像是斯文人的过世父亲罗勤畊。

      罗浮生则是头一次接触这些侦探理论,听得瞪大了双眼,又是好奇又是茫然又是深思,表情端的复杂。也许是罗非的声音足够低沉动听,也许是罗非的神态足够自信沉稳,以至于罗浮生看向他的眼神中写了几分崇拜和欣赏。

      最后,当罗非讲完以后,罗浮生半晌才回神过来,真心实意赞道:“你很厉害。”

      罗非但笑不语,心头却不由自主开心到脸上的表情都掩饰不住:好个单纯的洪帮话事人。

      “那接下来,我们是要去找许星程吗?”没想到罗浮生听则听矣,还能自发思考,接着罗非的随堂讲课努力实践侦探理论。

      罗非想了想,沉吟道:“我们先回一趟美高梅,找林若梦的那些小姐妹聊一聊。”如果许星程真的就是林若梦的那个秘密恋人,以许家势力绝对不可能不知道林若梦出事的消息,搞不好许星程会主动找上门来,这样他们掌握先机搞不好还能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

      还好罗浮生看起来机灵,实际上也真的机灵,很快就反应过来罗非的打算:“你是想让许星程主动来找我们?而在那之前还能从若梦的姐妹身上打听一些若梦恋爱的事?”

      “孺子可教。”罗非也赞道,“你勉强也能入门当我的徒弟了。”

      “……”罗浮生眉眼一煞,又开始发脾气了,“当你徒弟,你做梦!”

      罗非摊了摊手,不置可否道:“你就当我在做梦吧。”心中却拿好了主意,决定非要把罗浮生变成自己的徒弟不可——把这么一个暴娇的徒弟留在身边时常逗弄这种事想想就会特别开心。他平时实在是太寂寞了,侦探这门事业说好听了就和警察差不多,又比警察多了那么几分专业上的优势,还能因为身份的自由而接到不少不便对外公开的委托,收入也因为颇为丰盛,不过也因为他尽量三缄其口,而且他的智商高过了大部分人,说话往往不留情面,令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和他打交道,他也懒得敷衍应和大部分人,导致了他的独来独往。

      然而,就算他如何习惯了沉浸于自己的世界当中,也偶尔还是会渴望有人来分享和分担自己的想法和生活。偏偏,他的眼界又实在太高了,一般人无法留在他的眼底进入他的心里。

      好在,就有这么一个罗浮生似乎扎根在了他的心底,蠢蠢欲动地撬着他的心防。说起来还挺戏剧,他这才认识罗浮生不到半天时间,除了罗浮生的身份和部分性格之外,可以说对罗浮生一无所知。

      但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玄妙,刚刚好的时机遇到了刚刚好的人——即使他在过往经历中不乏遇险,也被不少人救过,就是没有罗浮生早上那个恰到好处的出现来得印象深刻入微。他甚至不自觉将罗浮生与盛午骄阳联系在一起,觉得以后看到阳光都会下意识联想罗浮生。

      而且这把阳光还不甚温柔,颇有点暴烈的属性——罗浮生见罗非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怒气更甚了,不耐地催促着他赶紧进行下一步,是回美高梅接着问话证人,还是干脆直接去找许星程问个清楚,究竟要干什么就赶紧给个方向给个准话。

      罗非给人的印象通常比较阴郁深沉乃至神经质,他本人其实很喜欢阳光,见罗浮生俨然炸开的烈日,不禁生出欢喜,心底常年笼罩的郁气也被阳光拂开,露出柔软的本质,笑道:“先回美高梅吧。另外,你再安排人问一问林若梦这间公寓近段时间有没有人来装修过。”

      罗浮生这才松开板起的表情,招呼守在门外的手下之一嘱咐了几句,转过身见罗非还在四下打量整间公寓,就迫不及待过来拉着罗非往外走。

      一边走,还要一边不满地质问:“你们当侦探的都这么墨迹吗?”

      “看程度。”罗非的心情好起来,就绝对有问必答,态度好得他自己都感觉陌生,可是因为对象是罗浮生,他又觉得理所当然。

      “那现在我们这个是什么程度?”罗浮生没好气地追问。

      “还需要磨合的程度。”罗非认真回答。

      “那到什么程度才最合适?”罗浮生还要追根究底。

      “默契。”罗非一语双关。

      罗浮生果然如罗非所料,一无所知地天真回答:“噢,那还差不多。”

      ……罗非心底发笑,突然觉得要把罗浮生这把阳光据为己有其实并没有什么难度。

      走出公寓楼,他看着眼前遍洒世界的阳光,不期然想起了今天早上罗浮生披着晨光而来的画面,认定这一趟收获太值,无关林若梦,无关案子,只与他自己有关。


*突然觉得罗非用查案的智商来追求罗浮生的场面会很精彩呀~

  23 2
评论(2)
热度(2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绿双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