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双喜

文能套路,武能爆粗。

 

【宇龙衍生】【非生】浮生非梦(八)

标题:浮生非梦

等级:PG-13(我是老司机)

配对:罗非/罗浮生(宇龙衍生,斜线有差)

原著:《绅探》,《许你浮生若梦》

设定:罗非是侦探,也是躁郁症患者,只会对亲近之人宣泄真实情绪;罗浮生是洪帮最年轻的老大,也是美高梅话事人,但长期失眠,时刻保持警惕,却只会在罗非身边安然入睡——所以没错,相互治愈……脑力担当和体力担当的强强组合!当然,亲妈尿性,一贯HE。

声明:ooc和私设都是我的;脑补是各位的;角色是原著的;西皮是彼此的;KY是戏精的;戏精是地狱的。

警告:没按住手还是写了,可以因为我写得不好diss我,但别diss我爱的西皮否则玻璃心。谢谢。


8

      即使罗浮生因为那把出现在案发现场的小刀又变得嫌疑丛生,不过罗非并不打算现在就这一点再次找罗浮生确认,基于在这间公寓里探查到的线索,他觉得有必要尽量找齐所有的嫌疑人之后,再来整盘梳理。

      等到将发簪收在纸袋之后,他又在林若梦的大床上一顿翻检和拾掇。

      罗浮生看得不解又不忿,忍不住质问道:“你怎么随便翻若梦的床?太不礼貌了!”

      这次罗非依然很耐心,戴了白手套的手指小心翼翼自枕头间拈起一根短茬的黑发,摊在掌心展示给罗浮生看,语气也温和而循循善诱:“林若梦是长发,而你的头发偏黄,可以说,这是另外一个人的头发,而且是个男人。”他顿了顿,看向罗浮生的表情带了一丝若有似无的戏谑,“看来这个男人不仅已经在林若梦家登堂入室,而且还已经……”

      罗浮生呆了呆,不敢置信地看着罗非,慢慢微眯了双眼,戒备道:“你想说什么?”

      ……真可爱。

      罗非不合时宜地想到,与初见的飒爽相比,老是被他说得又呆又怒的罗浮生确实戳到了他心尖上最柔软的那处,尤其是代入了罗勤畊对罗浮生寄望的那句话,他就觉得罗浮生格外生动,绝不仅仅只是一个积威甚重的黑帮老大。

      也因此,他对罗浮生特别容忍,哪怕是一再被追问在他看来很基础的生活常识或者侦探知识,他都一一耐心回答。

      “我想说……”他把头发小心翼翼收到随身携带的纸袋里以后,才回答罗浮生,“名字里带星的人,你有没有认识的?尤其是名门公子哥的那种。”

      罗浮生唔了一声,没有及时回答,而是撩着眼神想了又想,半晌才不确定道:“我倒是认识一个名字里带星字的,但不太可能啊……”

      “是谁?”罗非打断道。

      “许家大少,许星程。”罗浮生皱眉,缓缓道。

      即使罗非对于上海的各方势力不感兴趣,也听说过上海的名门望族许家,只是并不知道那些家族内部的关系。而游走各方势力的罗浮生却相当清楚,尤其他和许星程算是一早认识的发小。

      许星程,除了是名门望族许家的大少爷,还是留法医学博士,外表潇洒俊朗,风度翩翩,去年才从欧洲回来,也参与过美高梅的开业,目前在一家医院当医生。

      之所以罗浮生觉得他不可能,是因为他已经有了未婚妻,是洪帮老大洪正葆的千金洪澜。而且,罗浮生也并不知道他居然和林若梦相识,甚至还……登堂入室乃至……

      罗浮生简直无法想象。

      罗非却很容易考虑到其中的关键,大概就是一些三角恋爱的烂俗剧情,参与者至少四个,而罗浮生就是其中最憨傻萌的那个,因为身在其中却对其一无所知——但罗非却格外欣喜于罗浮生这样的迟钝与木讷。至于原由,他还并不清楚却深感喜闻乐见。

      “你对许星程很了解。”罗非观察到罗浮生的神色,用了一个肯定句。

      “可能现在也不算很了解了。”罗浮生想起罗非发现的那个发簪和那根头发,喟然道。按照正常的逻辑来看,如果他没有杀害林若梦的可能,那么隐瞒了林若梦交往情况的许星程就有最大嫌疑。可是许星程真的是这样的人吗……他想不出来那双救人的双手还能杀人。

      “对了,若梦……若梦是怎么死的?”想到了这里,他又揪住转身要去卫生间的罗非,有点难以启齿地问。

      这次罗非倒是真的诧异了,转头看着罗浮生的表情带了明显的若有所思。

      “怎么了?”罗浮生也诧异了。

      “我以为你知道。”罗非突然觉得罗浮生能当上洪帮最年轻的话事人,恐怕是靠了美貌和运气,不然就这件案子来说,罗浮生的反应有点不够老谋深算,看起来不像是走一步能看两步甚至三步四步的人物。而这在罗非看来,也很可爱,特别可爱——能在这乱世之中保持赤诚的人物真的不多了,尤其是罗浮生还处在这样的势力位置上。

      罗浮生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什么,蹙起了眉头,神色凝重,坦言道:“下面的人只告诉我若梦死了,是被人杀的,有点惨,没有告诉我太多细节。她是不是……”

      罗非点了点头,将自己看到的林若梦死状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语气平铺直叙,即没有隐瞒什么,也没有修饰什么,就纯粹是见惯了生死的平静态度。这倒不是说他不尊重生命,正是因为他有着更通透的生死观,才能站在更为客观理智的角度来审视案件,从而找到别人未能及时发现的视角和线索。但也因为如此,他被很多人视为冷漠的怪人,仿佛只为了破案而存在,智商足够高,情商却很低。

      罗浮生被罗非的描述说得直发愣,似乎被林若梦的惨状震惊,先是不敢置信,接着变得愤怒,继而是怅然,最后却出乎意料地归于平静,若有似无地叹息了一声:“可惜了。”

      他只是觉得林若梦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相当可惜,昨晚还见到的风华绝代的鲜活美人,今天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甚至以如此不堪入目的惨烈面目,实在是……生逢乱世,又从小混迹洪帮打拼,他见过的死人比起罗非只多不少,说麻木倒也不尽然,但是相比寻常人倒是更为冷静。即使林若梦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却也未能在他心头占据太重的份量……就算是满腔的愤怒与惋惜,最后也只是决定要为林若梦办一场风光的葬礼……这也还是有出于洪帮颜面与稳定军心的部分考量。

      “我会尽快破案。”罗非见罗浮生神情复杂,以为他被勾起了感性的一面,心头也为之一软,头一次放下从不用言明的傲然自信,安慰道。

      不知是不是罗非的笃定太具有感染人心的力量,以至于向来不会轻易信服于人的罗浮生竟然也毫不犹豫答应了,并趁机提出了考量罗非实力的条件:“三天。”顿了顿,他补充道,“三天后,美高梅会为若梦举行葬礼,到时候无论什么结果,我们都会对她的家人歌迷以及社会一个交代。”

      三天对于罗非而言,实在绰绰有余。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身进了卫生间,继续搜集线索,并在心中对目前已知的情况进行梳理和推理。

      罗浮生则是继续好奇宝宝一样跟上去,完全没有了刚才一帮话事人的威严,乖巧得像是罗非的侦探小徒弟。

      罗非在镜子里瞥见身后罗浮生又是好奇又是不耐的表情,不由在嘴角挑出一个模糊却又陌生的笑意……他好像真的对罗浮生越发好感到想把罗浮生一直锁在自己的手边。

  29 4
评论(4)
热度(2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绿双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