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双喜

文能套路,武能爆粗。

 

【宇龙衍生】【非生】浮生非梦(七)

标题:浮生非梦

等级:PG-13(我是老司机)

配对:罗非/罗浮生(宇龙衍生,斜线有差)

原著:《绅探》,《许你浮生若梦》

设定:罗非是侦探,也是躁郁症患者,只会对亲近之人宣泄真实情绪;罗浮生是洪帮最年轻的老大,也是美高梅话事人,但长期失眠,时刻保持警惕,却只会在罗非身边安然入睡——所以没错,相互治愈……脑力担当和体力担当的强强组合!当然,亲妈尿性,一贯HE。

声明:ooc和私设都是我的;脑补是各位的;角色是原著的;西皮是彼此的;KY是戏精的;戏精是地狱的。

警告:没按住手还是写了,可以因为我写得不好diss我,但别diss我爱的西皮否则玻璃心。谢谢。


*侦探继续心动预警~

7

      罗浮生看向罗非的眼神发亮,因为恍然发掘了罗非可以醉如美酒的傲骨之处;罗非看向罗浮生的眼神发亮,因为他找到了明显的证据可以证明罗浮生不是林若梦的恋人。

      而比他们俩眼神更亮的是罗非手中举着的那个东西。

      一枚精致小巧的发簪。

      簪挺似乎是乌木打磨而制,表面纹理交错,入手触感细腻光滑,泛着低调的蜡质光泽,散发着若有似无的清凉香气,还带了点小豆蔻花椒的辛辣。簪头用金丝和碎钻精心镶嵌出了星星和云朵的形状,栩栩如生,格外精致,一眼就能看出具有特殊意义。

      也一眼就能看出昂贵之处,不止簪头那一圈钻石,就连簪挺这小根散发檀香味的乌木,在当时来说绝对价值连城。

      罗非端详着发簪,在心里比较着自己上午在案发现场捡到的那把小刀——虽然看起来都很昂贵,却完全是不一样的风格。小刀一看就独一无二,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发簪却俨然情侣之物,散发着主人的浓烈爱意。

      虽然不确定小刀的主人是谁,但发簪的确像是林若梦所属,应该来自她的那位神秘恋人。

      “你见过这个吗?”罗非看完发簪,一边递给罗浮生,一边问道。

      “这是什么?”罗浮生不明其意地接过来,认真看了看,疑惑道,“发钗?若梦的?”

      “……”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分得清楚发簪和发钗的区别,但罗浮生这样坐拥美高梅莺歌燕舞的男人居然连这点基础常识都不知道,罗非不得不怀疑他真的长了多大就单身了多久,而且按照目前观察到的情况推断来看,林若梦恐怕是真的暗恋过罗浮生,也真的被伤到了,从而接受了爱慕者。

      这个发簪应该就是爱慕者送给林若梦的定情之物。

      他绝不怀疑罗浮生看到这个发簪的一系列反应作伪,毕竟这种又是星星又是云朵的簪头装饰绝对不像是罗浮生的心思以及手笔——这一看就是情人彼此的姓名或者形容呼应。如果说云就代表梦,那星星肯定不可能是罗浮生,那就是一个名字里带星字的人?

      “你怎么不说话?这是不是若梦的发钗?”罗浮生见罗非又转身去观察卧室其它地方,顿时不悦地追问。

      “首先,这不是发钗,而是发簪。其次,不确定是不是林若梦的,但我看她收藏得很好,想必也和她很有关系,甚至可以断定是心爱之人送给她的礼物。”罗非以往不会一五一十对别人解释这么多,通常他只负责解说推理的结论,但现在面对罗浮生,他倒是意外很有耐心,尤其是在罗浮生屡屡发怒的边缘,能够非常有直觉地按捺住对方猛然窜起来的火气。

      “噢,发钗和发簪有什么区别吗?我怎么觉得都一样……”罗浮生得到了答案还不消停,而是嘀嘀咕咕了一句,说是追问更像是抱怨的碎碎念。他竟然没有提及林若梦,而是着眼在这种地方,却让罗非心头浮起一丝微妙的快意,似乎给他只沉迷于破案的心情中插入了一根精致的银针,又痛又痒,却忍不住回味。

      于是,送算是生平头一次,罗非一边查案一边科普起了本来不值一提的常识。

      发簪和发钗的区别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首先就是两者的款式存在着差异。自古以来坊间都有句话叫作:单股为簪,双股为钗。发簪一般都是单股的物品,即簪挺仅为一根通体打造,簪头部位的图案和形状则主要体现发簪的样式。而发钗属于双股簪挺交叉而成的饰品。

      其次,发簪和发钗的材质存在不同之处。发钗一般用金、银等金属材质打造,通过工匠的雕琢制作出精美的纹路与细节,且制作过程比发簪更为繁琐,还需要添加吊坠等装饰品。发簪则不需要,一般由金银、木头和骨头制作而成。

      然后,发钗和发簪的原始意义不同。虽然发簪和发钗都可以作为定情信物,但由于送出的双方不同而可以看出情意的比重。发簪一般是男子送给女子,代表一种特殊的青睐与关系。发钗则主要是女子送给男子,往往会将发钗一分为二,男女双方各执一半,以寄托相思,也可以当做日后见面的信物。

      “男人送女人发簪代表一种特殊关系?什么关系?”罗浮生耐心听完,又追着问。

      罗非认真检查着卧室里那张奢华的大床,闻言回头耐人寻味地盯了罗浮生半晌,才似笑非笑道:“当然可以是求婚的关系。这你不知道吗?”

      “……”罗浮生确实今天才第一次知道。他的父亲罗勤畊是哥读书人,在世时也教过他读书识字,大概也教过他一些民俗常识,但终究还是年纪太小了,很多内容都记不住了。

      不过他倒是反应相当敏捷,听闻求婚的关系,又仔细打量手中的发簪,还真给他看出了端倪:“嗯,这个云代表了若梦,那这个星就代表了向她求婚的那个男人?”

      这倒是坐实了罗非的猜想:“你怎么知道云代表了林若梦?”

      “她好像跟我说过。”罗浮生想了想,努力回忆道,“我记得若梦跟我说什么她的名字就像天上的云什么的,梦就是漂浮的云什么……哎,我有点记不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罗非忍俊不禁,看着罗浮生挠着头发努力回想又显然记不太清楚的苦恼样子,无端觉得可爱,更为了罗浮生对林若梦的并不熟悉而窃喜——尽管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也不清楚这种情绪正不正常,但显然他并感到不排斥,甚至有些喜闻乐见。

      “既然云是林若梦,那星又是谁呢?你认识名字里带星的人吗?”他直起身,从罗浮生手里拿过发簪,又掏出放大镜仔细观察,漫不经心问道,“你的名字又用什么来代表呀?”

      “唔……叶子。”罗浮生不假思索回答道,“我爹说,给我取这个名字就是观叶有感。以前我家院子里有棵凤凰木,春天的时候发新芽,看起来生机勃勃,到了秋天就飘飘浮浮,但落叶总会归根。”

      罗非无需多加想象,就很深切体会到罗浮生所说的那种意境:“浮生如叶。生如新芽之蓬勃,浮如落叶亦笃定?”

      “哎,你这说得……和我爹说的一样啊。”罗浮生的面容被惊喜点亮,缅怀道,“我爹当时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真的?”罗非却怔了一下,瞬间就对素未谋面的罗勤畊产生了好奇,甚至还能想象出对方的形象——身姿如松,长衫如流。而就对罗浮生名字来由这句话,他也对罗勤畊萌发了知音之感。

      继而,他又想起自己在案发现场捡到的那把华丽小刀:一个篆形的“生”字圈在叶子里,活灵活现仿佛浮在刀片上——看来,那把刀属于罗浮生。

      然而这样一来,罗浮生在这起案件中的嫌疑又坐实了……


*文中关于发簪和发钗的区别知识仅来自于百度,并没有深度研究及咨询专业人士,仅为推进剧情所用,如有不妥之处,敬请谅解。


  25 6
评论(6)
热度(2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绿双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