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双喜

文能套路,武能爆粗。

 

【宇龙衍生】【和面】孝悦山鬼(九)

标题:孝悦山鬼

等级:PG-13(bushi)

配对:荀诩/鬼面(宇龙衍生,斜线有差)

原著:《风起陇西》,《镇魂》

设定:荀诩要去南蛮调查神器,在路上捡到了鬼面,两人各怀心思结伴上路前往南蛮找寻蚩尤神器——所以没错,相互了解到相互喜欢……耿直攻X病娇受。当然,亲妈尿性,一贯HE。

声明:ooc和私设都是我的;脑补是各位的;角色是原著的;西皮是彼此的;KY是戏精的;戏精是地狱的。

警告:没按住手还是写了,可以因为我写得不好diss我,但别diss我爱的西皮否则玻璃心。谢谢。


*啊啊啊啊忙过了几乎天天通宵加班的生死一周,我终于又回来了,写了目前我最爱的小河与面面~

*这一更是小河动心确定啦~


9

      事实上,除了吃的以外,还有另外的事值得鬼面关注。

      入夜时分,他们在一处水潭边扎营歇息。

      当听到鬼面主动提出要洗澡以后,荀诩不得不再次寻思鬼面以前究竟受到的是什么家庭教育,以及鬼面口中那个“可恶的双胞胎哥哥”又是什么形象。

      “这里没有热水。”他考虑到荒山野岭夜寒露重,为了避免潭水凉心伤身,遂婉言拒绝。

      鬼面听不出婉转之意,只是不由沮丧:“只有热水才能洗澡吗?”

      “会伤身呀。”荀诩简单总结了野浴的危害,再接着耐心解释山中潭水昼夜温差太大会导致身体经受不住,“寒气入身会让人不舒服。”

      鬼面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在大封黑暗中风餐露宿的情形,辩解道:“不会不舒服。”

      “……嗯,还会有其它不好的事。”荀诩只当鬼面对洗澡的坚持,想了想,又转了个角度从另外一个方面来劝服,提到了民间广泛流传的说法——野外人迹罕至故而藏匿阴秽之物,善于潜伏水潭等寒凉之地吓人,“万一招惹到不干净的东西,可能会受到惊吓,还可能生病。”

      “什么是不干净的东西?”鬼面听完以后,疑惑道。

      “嗯……就是水鬼之类的。”荀诩不太相信这些,好在以前也听过不少这方面的传说,绞尽脑汁想了又想,“就是淹死的人,为了投胎转世,会藏在水中寻找合适的替身。”

      鬼面蹙着小眉头,听得认真,也听得疑惑,追问道:“找到替身才能转世?”可他记得昆仑君没有替身,只有转世——面前的荀诩就是其中一个呀。

      荀诩见鬼面较真,不好继续糊弄,承认自己并不清楚投胎转世的真实情况,解释这只是民间传说,简而言之就是:水鬼很可怕,会找替身,不要轻易在野外潭水中游泳或者洗澡。

      尤其是入夜以后——黑暗中会潜藏许多危险事物。

      鬼面完全不明白其中的关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水鬼找替身。在大封的时候,他能一口吃掉一湖的水鬼呢。思来想去,他归咎于那些水鬼可能会找荀诩当替身,一想到他的小河可能会被曾经的食物冒充,他就接受了荀诩的说法。

      这宿,鬼面还是乖乖地窝在荀诩怀中睡着了,临睡之前还不甘心地拱来拱去与翻来翻去,最后含着荀诩讲故事的低缓声音睡得眉眼舒展。

      但洗澡这件事对鬼面而言,就如同荀诩为他烤的兔肉鹿肉一样食髓知味,一天两天还能忍得住听劝,才堪堪在乌蒙山脉中的第三天,他就再也按捺不住了,途径一条大河时就拉住荀诩闹着要下河洗澡。

      荀诩抬头看着正午日头白花花的阳光,赶了一程山路也累得不行,浑身腻汗,却也因此更加阻挠鬼面的行为。

      “又为什么?”鬼面有些焦躁,煞着眉眼的样子格外像只炸毛的小猫——荀诩不是随意之人,也看得恨不能又揉又摸把他给顺毛。

      “要中暑的呀。”荀诩掏出手巾擦了擦额头,又去给鬼面擦汗,耐心又担忧道,“晚点等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再洗吧。”顿了顿,又补充道,“最好找处暖和一点的泉水,没那么凉。”

      于是鬼面又被荀诩用手巾细心耐心地把毛揉顺了,乖巧地等着找到合适的洗澡地。

      “明天一定要洗澡呀,小河你的脸都脏了,这样不好看。”自己顶了一张花猫脸的鬼面望着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河水,不无期冀道。

      荀诩扶着鬼面汗渍的脸颊,小心翼翼地擦着,点头承诺道:“会的。”

      说来倒也是天公成人之美,至第二天傍晚时分,他们已经能够看到乌蒙山脉最高的山峰云崇冈了,相形之下,他们身处的山峰就显得不足为奇,但却在山腰深处藏了大大小小若干的温泉,冒着腾腾热气,在晚霞的柔光中缥缈如仙境。

      天的橙色、山的青色、水的雾色……揉成一卷绚烂的画轴。

      “哇。”鬼面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景致,一时间呆立在原处,满心满眼沉浸在这样鲜艳却又不过分浓烈的色泽组合当中。

      荀诩也是大喜过望,选择了一处适中的温泉边扎营,一边拾掇着行李,一边用眼角余光锁着由呆立又变得活泼起来的鬼面。

      “小河,小河,都是热的。”鬼面从景致中回过神来,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温泉上,想起终于可以洗澡了,于是扑过去挨个试探水温,欢快地招呼荀诩,“这个,这个最合适。”

      “嗯。”荀诩失笑,尽管也放松下来,但还是先准备了简单的晚饭守着鬼面一起吃了,才准备起泡澡的衣物和皂角,还准备了足够的清水放在一边。

      他以前还在司曹闻的时候,也在蜀魏边境的某座山里泡过温泉,知道这与寻常泡澡并不相同,要做足相应的准备,免得会出现胸闷、口渴和头晕等情况。

      鬼面等不及地脱光了衣服,见荀诩准备了一堆东西迟迟不下水,不明就里,强忍着渴望,不满地怨念,嘀嘀咕咕的样子就像生气的小猫对着主人呼呼噜噜。

      荀诩被逗得不顾仪态哈哈哈大笑,准备妥当确保无虞之后,才施施然走过来,避开不由流连鬼面雪白身躯的眼神,捏了捏鬼面气鼓鼓的脸颊,温柔道:“好了,洗澡吧。”

      鬼面急成这样,这刻却又不急着下水,而是瞪着荀诩,不解道:“洗澡不是要脱衣服吗?”

      他说着等不及荀诩自己脱衣服,直接上手胡乱扒拉荀诩的衣服,手指就在荀诩的衣物间与皮肤上游走,分明很凉的指尖,却撩出了很热的燥意。

      荀诩臊得脸通红,僵在原地挡也不是,推也不是,身体还下意识配合鬼面的动作,任由鬼面手忙脚乱把他剥光。

      “可以了。”鬼面满意地端详了一把和自己坦诚相对的荀诩,迫不及待拉着他走进瞄好的那池温泉,舒服地喟叹一声,扬着笑脸对荀诩笑得心满意足,“小河,真舒服。”

      他的喟叹悠长又绵软,被温泉的热气氤氲如呻吟,恰如小奶猫的细爪子在荀诩的心尖上不轻不重地挠了一把,未觉疼痛,只有耐心寻味的微妙痒意……

      荀诩眼见鬼面雪白的脸颊被温泉的热气蒸出两抹若有似无的嫣红,一时只想到春寒料峭之际的早樱——雪里夭夭映面粉,刹那间只觉浑身血脉賁张,心跳不寻常地加速跃动,不由伸手抚胸。

      偏偏鬼面还时刻留意着他,见状凑过来也跟着伸手摸上他的胸口,满面担忧道:“小河,你怎么了?”

      ……他完了。荀诩怔愣地想着——他,他似乎爱上了鬼面。


*关于前面为什么我要写那么多他们相处中的日常细节,尤其是吃喝洗澡方面:一来,是因为小河本来是稳重之人,轻易不会产生一见钟情的感情,而他其实除了在工作中缜密心思,其实也情感丰富柔软,只是需要一个能够触动他的人。面面则是因为刚逃出大封而对俗世生活一无所知,就产生了一种需要小河照顾的天真与无辜,这样,小河在事业之外也被强烈需求,能够满足他那种家国情怀的救世之心,也能在照顾面面的过程中被毫无算计之意的面面打动。

不知道我说清楚了没有,简而言之,就是小河在之前的情报工作中见识过太多筹谋算计,其实在生活中更需要一种天真无邪来容纳他对光亮的信念与执着。恰好白纸一张的面面就出现了。

  28 4
评论(4)
热度(2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绿双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