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双喜

文能套路,武能爆粗。

 

【宇龙衍生】【和面】孝悦山鬼(八)

标题:孝悦山鬼

等级:PG-13(bushi)

配对:荀诩/鬼面(宇龙衍生,斜线有差)

原著:《风起陇西》,《镇魂》

设定:荀诩要去南蛮调查神器,在路上捡到了鬼面,两人各怀心思结伴上路前往南蛮找寻蚩尤神器——所以没错,相互了解到相互喜欢……耿直攻X病娇受。当然,亲妈尿性,一贯HE。

声明:ooc和私设都是我的;脑补是各位的;角色是原著的;西皮是彼此的;KY是戏精的;戏精是地狱的。

警告:没按住手还是写了,可以因为我写得不好diss我,但别diss我爱的西皮否则玻璃心。谢谢。


*咦~小河不满足预警啦~

8

      接下来的三天里,荀诩和鬼面在乌蒙山脉跋山涉水。

      白天,他们或骑马或跟在马后步行,顺着越来越狭窄粗糙的山路深入野岭。

      一路上鬼面总是有那么多好奇,哪怕是看见一朵花一棵树也要仔细追问一番,尤其是,各种各样的新鲜果子更会引起他的格外垂涎,攥着荀诩的袖口,双眼发亮表示想吃。

      荀诩尽量满足他的要求,遇到认识的果子就小心翼翼地摘一些回来投喂他,另外还要攒一些在路上备食;遇到不认识的果子就尽量劝说他放弃。

      鬼面顿时眼神微黯,倍感遗憾:“哇,这个果子颜色这么好看,真的不能吃吗?”

      荀诩也无端些微难受,柔声解释与安慰道:“自古以来的经验就是,越鲜艳可能越有毒。”

      “嗯,有毒是什么意思?”鬼面从诞生至今,从来不会在意食材有毒与否,因为都没有他自身毒性来得大。不过他听荀诩的意思,好像普通人类很惧怕中毒。

      “吃了可能会死。”荀诩流露出一丝对死亡的恐惧。

      “会死?”鬼面也对这个概念认知模糊,“是消失不见吗?”

      荀诩想了想,顺着他的理解点头道:“是呀,就是从这个世界消失不见,再也不会出现。”

      可是你就出现了呀……鬼面对比着记忆中的昆仑君和眼前的荀诩,不知为何想起了沈巍那天不顾一切将昆仑君送入轮回的背影,毅然决然之间似乎还有某种他看不懂的情绪。不过现在他隐约能触摸到那种情绪的轮廓——与站在面前的荀诩有关,与荀诩说的消失不见有关。

      “嗯,那不吃了。”鬼面又不舍地多看了一眼不远处那满树摇曳的鲜艳饱满野果,拉着荀诩主动转身继续赶路,“小河,我们走吧。”

      荀诩被牵紧了手往前赶,不由踉跄两下才跟上鬼面急切的步伐,却没有生气,而是盯着鬼面的背影不由失笑——这么随心所欲啊,真是令人羡慕又喜爱。

      “慢点,小心看路。”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奈的担忧……以及他自己都没有觉察的宠溺。

      所幸这一路,他们还没有遇到什么危及性命的凶猛野兽,偶尔有不及反应的野兔和小鹿在猝不及防撞上以后,也呆呆地任由荀诩用网给扑住,几次下来,他捕猎这种傻乎乎的小兽越发熟练。

      鬼面就乖乖跟在荀诩身后,满眼好奇看着他捕捉到好几只肥硕的兔子,以及一只怯生生的小花鹿,然后一路带到了山泉边。

      “小河,你要干什么?”眼见荀诩将小花鹿拴在了一边的小树上,又就地摊开包袱翻出匕首,鬼面忍不住又害怕又迷茫又好奇。害怕的是那把匕首让他想起了爪甲被削的不适感觉;迷茫的是荀诩翻出了匕首只是放到了一边;好奇的是荀诩忙来忙去在先升起了一堆篝火。

      匕首和篝火都令鬼面感觉本能的害怕,先是下意识躲远了,又架不住荀诩温柔的召唤,小心翼翼地靠近再靠近,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探头打量荀诩接下来的动作。

      “不要怕,我烤兔子给你吃。”荀诩的野外生存技能其实并不熟练,只是进入乌蒙山脉以后为了照顾鬼面不得不努力学习。相比以往的单人行进,他感觉累多了,却也感觉有意义多了,就算再累也还是有种甜蜜与惬意充盈其间。

      “烤兔子?”鬼面见到一只肥硕的兔子被荀诩扎在脖子上飙出一地的鲜血,眼睛都红了,感受到喉头涌现一股难耐的饥渴感,忍不住咽了又咽,只觉得荀诩实在太浪费了。

      “嗯,烤熟了再吃。”荀诩一边耐心解释,一边将剐掉了皮毛和内脏的兔子串在削尖的树枝上,然后架在了篝火上,接着又将地上血淋淋的一片狼藉收拾干净,掩埋在薄土之下。

      “为什么要埋起来?”鬼面眼眶发红地盯着荀诩的动作,极力忍耐翻出内脏吞吃的冲动。

      荀诩在山泉里洗好手抬头看来,看到红透了眼的鬼面,先是莫名一怔,随即歉意一笑,只当是把鬼面饿狠了,走过来轻轻地揉了揉鬼面垂涎的嘴角,温柔地哄道:“是不是很饿?”

      鬼面努力嗅着空气中残存未消的血腥气息,连连点头,眼巴巴地望着正在翻烤的兔子。

      “你还真是……喂不饱。”荀诩的抱怨更像是调情,亲昵得他自己都觉得诧异,只恍然发现此生的耐心和温柔都用在了鬼面身上,“先吃点五味脯,好不好?”

      五味脯是当世相当稀罕的一道昂贵食物,一般在农历二月和九、十月间,取牛、羊、獐、鹿或者猪肉为食材,顺着肉纹切成细条或长片,把肉上的骨头捶碎煮成骨汁,掠去浮沫,再放入豆豉煮至色足味浓,滤去骨滓后在汤汁中下盐,加入葱白捣成的浆汁和花椒末、桔皮及生姜末调成一锅鲜汁,再将切好的肉脯浸入其中三个昼夜,使其入味再取出,用细绳穿挂在屋北檐下阴干,还要在半湿时反复捏攥使其紧实,直至制成干肉。

      由于用料讲究制艺复杂,五味脯主要作为贵族食物,就算是荀诩,也仅仅在蜀汉宫宴上吃过几次,印象深刻,直觉鬼面也会喜欢,所以在僰道县遍寻马湖江会才找到由胡人原制的五味脯,几乎掏光了所有积蓄准备了满满一囊,作为鬼面这一路来的零嘴。

      鬼面自然对五味脯迷恋至深,吃了第一口就觉得惊艳无比,忍不住一吃再吃,好在很快就发现荀诩几乎一口没动,即使分到了也只是闻一闻就让给了他,被他一再追问才明白珍贵之处,于是也忍住了没有在出发的第一天就全部吃光,而是跟着荀诩学会了储藏。

      他从出生至今向来都是想吃就吃,吞吃万物的属性令他从来没有不知道食物还能储藏,跟着荀诩倒是体会了一把想吃又忍着不吃的那种回味感受,一时觉得新奇,一时又觉得难耐。

      现在听荀诩说吃五味脯,他就将吞吃生肉内脏的渴望转移到了这上面,顿时雀跃。

      荀诩取出五味脯,分了一大团递过来,鬼面先是贪婪地闻了闻,又想了想,只拿了两条,不舍地舔了舔嘴角,还是分了其中一条送到荀诩嘴边,殷切道:“你也吃。”

      “我不饿,你全吃了。”荀诩不接,收好了五味脯,又去翻动烤兔,“等下我吃这个。”

      鬼面叼着五味脯,又闻到烤兔子散发的陌生香气,不禁急道:“我也要吃这个。”

      “嗯,等你一起吃。”荀诩的眼神和声音含笑,轻轻拍了拍鬼面的肩膀以示安心,随即又不知被触动了什么心弦,低声感慨道,“也不知道除了吃,还有什么值得你关注啊……”

      他这话像是提问,更像是呓语,又轻又快地消散在渐沉的暮色当中。鬼面的耳朵动了动,从大快朵颐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见他只注视着烤兔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又低头认真舔舐五味脯,错过了荀诩瞥向他的复杂眼神。


*哎,小河开始不满于面面只关注吃的啦~你还想面面关注什么呀😁

  27 6
评论(6)
热度(2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绿双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