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双喜

文能套路,武能爆粗。

 

【宇龙衍生】【和面】孝悦山鬼(七)

标题:孝悦山鬼

等级:PG-13(bushi)

配对:荀诩/鬼面(宇龙衍生,斜线有差)

原著:《风起陇西》,《镇魂》

设定:荀诩要去南蛮调查神器,在路上捡到了鬼面,两人各怀心思结伴上路前往南蛮找寻蚩尤神器——所以没错,相互了解到相互喜欢……耿直攻X病娇受。当然,亲妈尿性,一贯HE。

声明:ooc和私设都是我的;脑补是各位的;角色是原著的;西皮是彼此的;KY是戏精的;戏精是地狱的。

警告:没按住手还是写了,可以因为我写得不好diss我,但别diss我爱的西皮否则玻璃心。谢谢。


*小河感动预警~

7

      夜静心未静。夜色深眸色更深。

      荀诩板正地躺在卧榻上,被鬼面偎得如卧火席,心中一时觉得成何体统——这样蜷曲的姿势何止是不拘小节,简直算得上放浪形骸,几乎想要推醒鬼面讲一讲何为规矩;听到鬼面平缓的小呼噜,一时又觉得心软——不过就是睡觉而已,哪里来那么多规矩……

      就这么一时心狠一时心软,荀诩难得辗转反侧无法成眠。

      鬼面倒是睡得又熟又香,被削了指甲的白嫩指头又圆又秃,揪着荀诩的单衣袖口,仿佛出生不久的小兽安心地巴着母兽;他安静地蜷在荀诩的怀中,间或愉悦地蹭一蹭脸颊,微热的呼吸随着小呼噜一下一下钻进荀诩的单衣领口里。

      荀诩只觉得心底流淌汹涌暖流,不知从何而起,也不知从何而终,端的是连呼吸都带了灼热,将清凉的深沉夜露都染得滚烫。

      他虽然没有经历,却还是大概明了,这怕就是以前少以经历的情动,只不过……对象是来历诡谲的鬼面,就格外耐人寻味,以至于他也一时模糊了向来以为的男女之别,难耐却又顺理成章地构想了某些曾经可望不可及的合卺画面。

      合卺啊……荀诩微微一偏头,视线就不可避免地落到鬼面的侧脸上,被那双浓密卷翘的睫毛吸引,不由想象那双眼睁开时盛满阳光的灿烂与纯真。

      要命了。荀诩清晰地感觉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那方面冲动,又开始跃跃欲试。

      ……还是睡觉吧,他心力交瘁地想着。

      荀诩究竟是心坚意定之人,即使如此心绪澎湃,一旦想到接下来的前路之艰,便又强行按捺下如潮绮念,默背自己所熟知的各种四书五经外加佛卷,终于还是伴着鬼面的平缓呼吸渐渐入眠。

      睡着之前还下意识调整了姿态,以让鬼面能靠着自己更舒服。

      “……”

      到了第二天,荀诩依然起得很早,醒来时鬼面还偎在他的怀中睡得眉眼舒展,白发披了一肩,越发像只毛茸茸的白色小兽,浑身散发无辜稚嫩的纯真,以及……令人不禁爱不释手的可爱。

      他不由下意识放轻了手脚,又轻又柔地拂开鬼面的白发,恍如未察地下床。

      还好,鬼面也有小兽一样天然的敏锐直觉,一经感受到荀诩起床的动静,就醒了过来,双眼惺忪,却在看到荀诩的瞬间变得明亮,嘟哝道:“孝和,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他的发音被未散尽的慵懒模糊,以至于“孝和”两个字听起来像是“小河”,音调高低之差,就将荀诩严肃的气质柔和为了奔流的春水般轻快。

      荀诩突然觉得跟了自己多年来的小字头一次听起来还能如此悦耳动听。而鬼面也俨然发现了这两个名字之间的区别,坚持叫了下来。

      “小河,小河,我们接下来吃什么?”

      “小河,吃完早饭我们要去干什么?”

      “小河,小河……”

      之后,“小河”这个变了音调的小字就成了鬼面对荀诩的专属昵称,一直伴随他们穿过乌蒙山脉,抵达朱提郡,再到……无论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变化,从这一刻起,荀诩就认定“小河”也是自己的名字,就如同他也不知不觉在心底为鬼面取了一个亲近的称呼“面面”,听起来就像“绵绵”,又甜又可爱。

      ……似乎不知从何时开始,荀诩就已经卸下了对鬼面的心防,不再以城府深沉来形容他,只留下对他身世的浅淡疑惑,甚至,还将他当为依恋自己的小兽般照顾和教养。

      接下来,荀诩就要带着他的“面面”小兽一起前往朱提郡,继续调查蚩尤神器之旅。

      他在客舍小二的指引下,前去马湖江会的集市上将自己的牛车换了一匹壮马,又添置了一些衣服,还准备了充足的干粮。

      临出发前,他想了想,惟恐鬼面吃不习惯粗糙干粮,寻遍马湖江会凑了一些干果和糕点,满意地将行李挂满马背,才牵着鬼面出发,往横梗在僰道县与朱提郡之间的乌蒙山脉赶去。

      鬼面对荀诩执着前往的南疆之地非常好奇,追问着那个地方究竟有什么稀罕之处。

      对于汉人而言,南疆确实算得上稀罕——群山起伏,高峰连绵,城镇稀少,人烟罕至,传说是上古大神蚩尤辖地,在逐鹿之争后就沦为化外之地,藏着蚩尤遗族和蚩尤神器。

      鬼面听着荀诩对南疆的描述,无端觉得似曾相识,认真想了又想,蓦然想到了大封——那里也被天地排斥在外,那里也藏着昆仑君左肩魂火化出的鬼族遗族和昆仑君神器斩魂刀。

      他在心中比较着南疆与大封,越想越觉得厌烦,不由对南疆失去了兴趣。

      “为什么要去那里?”他见荀诩坚定不移的步伐,又忍不住好奇。

      荀诩的南疆之行就是为了找到蚩尤神器,解除诸葛丞相可能会遭遇的性命隐忧。

      “为什么?”鬼面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荀诩的目的上,“诸葛丞相是谁?”

      蜀国丞相诸葛亮,当世杰出的军事家与政治家,字孔明,号卧龙,成就无愧于龙之名,一手帮助刘备建立蜀汉政权称帝,一心北伐,却于街亭之战中失利,以此令司曹闻进行情报调查,荀诩因此于魏国间谍“烛龙”斗智斗勇,不料导致了妹妹与妹夫之死。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荀诩最终明白自己不过是诸葛丞相布置局中的一枚棋子,还因他的耿直与不屈差点导致诸葛丞相的计划失败。他知道这是为了蜀汉的利益所必须的牺牲,但被敬重之人当作工具使用的嫌恶感却挥之不去,才舍弃了司曹闻之职与曾经坚持的信念,远离蜀汉权谋中心,前往南疆寻找飘渺无踪的传说之物。

      而诸葛丞相在荀诩的心中也从“神人”跌落为“凡人”。他依然敬重诸葛丞相,却无法再以师长的身份来看待对方,仅能仰望为心怀天下满腹权谋的丞相之尊。在他儿时相坐田间的诸葛丞相永远只能是一个深藏的剪影。

      “他啊……”回忆的画面瞬息而过,荀诩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简洁道,“是一个合格的领袖。”一个真正合格的领袖,拥有看透计谋和制定计谋的能力,同时也有着对计谋过程中所付代价的慈悲与残忍。

      然后,他又补充道:“他很强大。”正因为诸葛亮自身的能力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让黑白均衡,才能举重若轻地发挥着白,却也包裹着黑,这样方能砥砺前行。

      然而,此时的荀诩,纵然聪明、热血、执着,却始终还是坚信光亮,而反感黑暗。即使诸葛亮曾经点评他是另一个自己,他却还无法参透黑白之间的均衡,以至于无法再直视丞相给予的厚望与挽留……

      如同他现在见惯了山间野岭浓烈的鲜活颜色之后,就再也不会留恋城邦的街景之色。

      “小河,你也很强大。”鬼面突如其来的声音就好比山岭鲜活颜色中最清澈的那一抹,插入了荀诩遗憾的缅怀当中。

      荀诩侧头,就看到鬼面望向自己的笑脸,不带一丝恭维的虚伪,真挚如头顶透澈的天空,即使遥远,却无处不在。

      “嗯?”他微微一怔。

      “你敢一个人去可怕的南疆。”鬼面由衷佩服道。他在荀诩的描绘中认定了南疆与大封一样可怕,而就连神鬼都畏惧大封,敢以凡人之身前往南疆,足见荀诩的能力与勇气。

      荀诩失笑。这次的笑意溢满眼底,直达心里。

      “我不是一个人。”他笑得温柔地反驳鬼面,“我还有你。”

      “嗯。我陪着你。”鬼面毫不犹豫地点头,联想到南疆和大封一样的危险,又郑重承诺,“我会保护你。”

      “……”荀诩不由凝视鬼面——他的神情认真而坚定,仿佛小兽龇着乳牙跃跃欲试挡在主人面前。

      “好。”须臾荀诩的笑意染透了他向来沉稳的声音,即使不相信,但感动依然由心而生,继而蔓延全身,暖得连山风都吹不凉。


*这一更提到的诸葛亮其人与小河对他的认知和态度改变,以及对小河的个性描写,是为了后文结局铺垫,也暗示了小河得知面面真身之后的态度,以及对他和面面感情走向的选择,很重要。



  29 4
评论(4)
热度(2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绿双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