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双喜

文能套路,武能爆粗。

 

【宇龙衍生】【沉三】斜·爱(二十六)

标题:斜·爱

等级:PG-13(别看前面,开车肯定是要开的)

配对:韩沉/莫三鼻(宇龙衍生,斜线有差)

原著:《美人为馅》,《人生一事》

设定:韩沉当然是警「**」察;莫三鼻是退役黑帮老大、现役殡葬师——所以没错,一黑一白,一正一邪,一冷一暖,一富一穷……反差萌的强强!当然,亲妈尿性,一贯HE。

声明:ooc和私设都是我的;脑补是各位的;角色是原著的;西皮是彼此的;KY是戏精的;戏精是地狱的。

警告:没按住手还是写了,可以因为我写得不好diss我,但别diss我爱的西皮否则玻璃心。谢谢。


26

      黑盾组虽然在职能上属于刑侦队,却独立于刑侦队,办公室在刑侦队楼上。

      莫三鼻跟着韩沉上楼的途中,还遇到了赶着出勤的刑侦队长,他当年没少和这位方正脸的中年男人打交道,深知这是一个侦查实力与嘴炮实力并济的人物,现在并不想过多交集。

      但刑侦队长却不愿意放过他,见他鼻青脸肿的模样,嗤笑道:“天道好轮回啊,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大名鼎鼎的莫三哥被揍成这样。”

      昔日莫三鼻贵为老大,前呼后拥意气风发,与刑侦队长你来我往地过招从没有落过下风,现在却不得不闭嘴苦笑,因为无论他反驳的言辞多么犀利都会被凄惨外形挫去说服力。

      韩沉却把话题接了过去:“把属于我们的工作职责寄托于天道轮回,确实是有生之年。”

      莫三鼻在心底一怔又一暖,没想到韩沉居然能帮自己说话。

      “……”刑侦队长脸色一变,毫不客气反击道,“还是韩大组长厉害,单枪匹马就能把大名鼎鼎的莫三哥揍得乖乖走进了我们局里。”

      他的声音不小,过往的警察都不由往这边看来,不过表情显然是习以为常。

      韩沉没有再说话,笔直身影带着不屑回应的淡定冷漠继续上楼。

      作为火药味对话导火索的莫三鼻自然不好多说什么,追着韩沉上了楼,只留下刑侦队长看着他们的身影重重冷哼了一声。

      直到上至挂了黑盾组铭牌的楼层,莫三鼻才忍不住打破沉默,微笑喊住韩沉:“那个。”

      “怎么?”韩沉侧身,斜睨一眼。

      “我发现了……”莫三鼻拖长了音调,“果然韩大组长这个称呼听起来挺刺耳。”

      韩沉轻哼一声,回身继续往前走,显然也不想理会他。

      莫三鼻跟上去,和韩沉并肩走着,偏头去看韩沉线条利落的侧脸,笑得越发灿烂,郑重其事道:“我决定了,以后都要叫你阿沉。”

      “……”韩沉脚步一顿,转头瞪了他一眼,冷漠道,“你还是继续韩大组长吧。”

       “不要这样陌生嘛,阿沉。”莫三鼻毫不畏惧,笑得越发肆无忌惮,“毕竟我们刚吃了订婚宴。”

      韩沉绷不住了,低喝道:“闭嘴。”见莫三鼻蔫下去的笑脸,只觉得自己也跟着低落,不由放柔了一点语气,“这里是黑盾组,我希望你公私分明。”

      !!!如此明显的暗示!莫三鼻双眼蓦然一亮,心领神会地点头:“韩组长提醒得对。”

      “……”韩沉被莫三鼻笑得一恍神,突然想穿越回十秒钟之前,吞下那句公私分明——他并不是同意莫三鼻私底下就可以称呼他为“阿沉”……但看莫三鼻坚定的神情,怕是从此以后,那个土里土气的昵称就会一直挂在莫三鼻嘴边了……算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然而,现实的发展从遇到莫三鼻之后,就似乎一直未能如韩沉所愿。在推门进入会议室之前,莫三鼻先拉住了他,带着笑意低声道:“阿沉,刚才谢谢你。”

      “……”韩沉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对莫三鼻越来越宽容了,而且现在开始自食其果了。他就应该及时解释清楚他本来就和那个刑侦队长面和心不和,话里话外的呛声不是一次两次了,并不是特意出头维护莫三鼻。

      莫三鼻见他的脸色并未转好,又补充道:“公事还没开始,叫你阿沉不算违约。”

      韩沉顿了顿,一声不吭进了会议室,只留给莫三鼻一个似乎在咬牙切齿的背影。

      莫三鼻抬手摸了摸鼻子,挡住自己止不住的温柔笑意,满心只觉得韩沉傲娇得真可爱。

      黑盾组的会议室里,已经坐好了仅有的几个组员,本来正围着手中的资料在讨论着什么,听见门扉响动,都转头过来,对先走进来的韩沉陆续喊着“老大”,见到跟进来的莫三鼻却纷纷露出难以言喻的复杂表情。

      尤其是先前和莫三鼻直接打过交道的唠叨,复杂表情之外还欲言又止,显然想到了先前的强吻事件。

      韩沉心知肚明地瞥了唠叨一眼,皮笑肉不笑地点名道:“有什么话就直说。”

      “是冷面。”唠叨想说但不想死,干笑一声转移焦点,“他查到了浦跃集团的一个走私据点。”

      浦跃集团经营多年可谓谨小慎微,除了明面上那些外贸交易,私底下的走私情况算得上滴水不漏,导致多年来一直抓不到人证物证的破绽,尤其是至关重要的交易链和据点。就算他们咬住了莫三鼻来突破,也没有指望能从他口中挖出对他而言是杀身之祸的这些内容。

      现在能查到走私据点,可谓重大进展,就连稳重如韩沉也闻言神情一振,宣布会议开始,由冷面第一个进行汇报。

      冷面没有像往常开会时那么干脆利落直奔主题,而是颇为直接地看向莫三鼻,避嫌之意表达得一清二楚。

      莫三鼻却恍若未察满室议论突然沉寂的发展,只是安静地背对黑盾组而站,认真打量着自己高挂在会议投屏上的两张照片,一张潇洒不羁,一张落魄潦倒,都是同一个他。

      照片下还罗列了他的生平,言简意赅却一事不落。

      要是四周再摆上花圈,俨然就是他的灵堂了。

      “……”莫三鼻沉浸在自己这个奇异又似乎理所当然的想象当中,不由回想自己前半生的经历,实在唏嘘,忍不住摇头。

      他在摇头,韩沉却瞄着他的背影点头,沉吟道:“是不是郑港村?”

      会前已经互通调查情况的黑盾组震惊地看着他,同款疑惑与佩服。

      饶是冷面这样的镇定担当,也不禁脱口而出:“老大,你怎么知道?”他问完,又看了背对他们的莫三鼻一眼,直言不讳道,“是他说的?”

      韩沉挑起一个自信的微笑,意味深长道:“算是,也不是。”

      浦跃集团的走私据点之一是郑港村这个线索,确实是他自己推断出来的,而且还就是在刚才,也确实与莫三鼻有关——以冷面向来的工作风格和对他的信任程度来说,即使他再往会议室里带多少人带什么人,都会按照他的要求一五一十汇报调查结果,绝不会出现迟疑的情况。之所以迟疑却没有直接了当提出拘捕要求,只能说明莫三鼻与冷面的调查结果有关,又没有直接关系。

      而走私案中与莫三鼻有关的,除了浦跃集团本身,也就是在黑盾组接触莫三鼻以后出现得莫名其妙的郑港村。按照莫三鼻所说,郑港村几乎都从事码头工作,又不全是在浦跃集团工作。偏偏就有个郑港村村民进行个人走私而影响了浦跃集团;偏偏还有个郑港村村民借口亡夫之事跑来围殴了莫三鼻。

      这其中看似只是巧合的关系与分别独立的事件看起来毫无逻辑关联,但仔细分析下来,却不难发现千丝万缕的因由。

      尤其是,以韩沉对莫三鼻未雨绸缪之思的了解,这个男人绝不会在无用之事上做出无用之功,这个男人也绝不会对别人的欺压忍气吞声。不然为什么莫三鼻会在城北公安局笔录时宁愿和解也要给黑盾组留下调查郑港村的由头?

      这是莫三鼻在酒店房间对韩沉坦白时就留下的足够暗示。当时韩沉就将郑港村列为重点调查对象,只是他没料到暗示破解得这么快,而且还这么震撼。

      不过这么一来,是不是也说明莫三鼻手中还握有更多更重要的线索,所以才让浦跃集团不惜推出郑港村来应对黑盾组。毕竟,走私据点失去了一个,还能有另一个或者更多。

      更进一步来看,莫三鼻所遇到的危险其实远比黑盾组想象的更大更重?


*嘛,韩神你都开始不由自主在破案的同时开始担心起了三哥了嘛~还要帮三哥出头,真就是你的人只有你才能打才能骂是不?

  30 13
评论(13)
热度(3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绿双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