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双喜

文能套路,武能爆粗。

 

【宇龙衍生】【沉三】斜·爱(二十二)

标题:斜·爱

等级:PG-13(别看前面,开车肯定是要开的)

配对:韩沉/莫三鼻(宇龙衍生,斜线有差)

原著:《美人为馅》,《人生一事》

设定:韩沉当然是警「**」察;莫三鼻是退役黑帮老大、现役殡葬师——所以没错,一黑一白,一正一邪,一冷一暖,一富一穷……反差萌的强强!当然,亲妈尿性,一贯HE。

声明:ooc和私设都是我的;脑补是各位的;角色是原著的;西皮是彼此的;KY是戏精的;戏精是地狱的。

警告:没按住手还是写了,可以因为我写得不好diss我,但别diss我爱的西皮否则玻璃心。谢谢。


*这一波是感情递进~

22

      韩沉在绝大部分人包括他自己眼中都是极为理智的人设,几乎遇到了任何事情都会无比镇定,面对最危险的人,以最冷静的态度有条不紊地处理最棘手的状况,这也是他被系统内尊为韩神的主要原因。

      不过,总有人总有事不在那个“几乎”的范围里。比如,莫三鼻。

      认识莫三鼻以后,韩沉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理智总是在土崩瓦解的边缘徘徊,令他时常按捺不住怒揍莫三鼻的冲动。

      然而,莫三鼻却屡屡踩在他动手的边缘奇迹般安抚住他。

      就好像现在,韩沉莫名其妙成了莫三鼻的结婚对象,还得和莫三鼻的朋友兄弟凑局吃饭,这是他以往没有过的经验,甚至直接越过了传说中的相亲,直接到了定亲……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到莫三鼻身上,毕竟是他自己找了个结婚打听莫三鼻的借口,没想到作茧自缚。

      好在,莫三鼻总是能在岌岌可危的挨揍边缘及时自救,一个隐晦的信息就拉住了韩沉的理智,而且暗示了接下来他们可以打配合。

      韩沉的配合经验很丰富,但配合对象却很固定,以前是他的战友,后来是他的同事,而现在的莫三鼻却又是嫌疑人又是证人,或许还可以加上疑似暧昧对象的隐晦身份。

      ……与莫三鼻配合会是什么情形?

      韩沉无从想象,却莫名有几分期待。自从初次见面为莫三鼻盖章势均力敌的评价之后,除了一较高下以外,他也渴望过与莫三鼻并肩作战。

      只是,莫三鼻会配合他吗?

      韩沉看了看自己被莫三鼻喝过一口的茶杯,心情微妙,问道:“你跟谁都是这么随便?”他虽然不至于洁癖,但对生活方面的隐私要求极高,平时很难接受别人与自己共用生活用具,尤其是餐具和饮具。可这个人是莫三鼻,就令他觉得顺理成章也不是那么困难。

      莫三鼻笑着睨了韩沉一眼,不满道:“你把我看成这么随便的人吗?”顿了顿,又郑重其事道,“我当然只跟我对象这样。毕竟都打算要结婚了。”

      他现在对韩沉的调戏可谓驾轻就熟,也习惯于遭受来自韩沉的暴怒,这次也期待于再次开启韩沉的炸毛模式,却只见到对方微微一笑,不置一词。

      莫三鼻不由一怔,随即恍然。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韩沉是个心高气傲而冷漠淡定的人,一旦被侵犯了权威和自信必然容易勃然大怒。但事实上,韩沉很少真正的发火。他有时候的咄咄逼人源于对真相和结局的紧追不舍。就平常相处而言,他的风度绝佳,至少他很少为这类言语上的冒犯而动气较真。也只有莫三鼻,因为相识之初就带给韩沉势均力敌的悸动,故而屡屡触及和挑动韩沉真实的情绪。

      一想到自己是韩沉另眼相待的人,莫三鼻就笑得心满意足。

      大概是莫三鼻的调戏过于随时随地而频率太高,以至于韩沉已经免疫,加上他的适应力极强,所以明知道莫三鼻在笑什么,他也只是轻哼了一声,不予置评,使得本来就英俊的脸因为淡漠的神情而更加引人注目。

      这反而令莫三鼻的笑脸垮下了几分,失落的神情一闪而逝。他其实也不是受虐狂,非得让韩沉揍了才能开心,只是他尤其喜欢看见韩沉流露各种表情,觉得平时的韩沉帅则帅矣,却少了几分生动,显得格外高高在上。

      现在莫三鼻就觉得自己和韩沉的距离远得就像城南和城北自古以来的阶层,仿佛之前的近身肉搏只是一场春**梦。

      好在韩沉虽然对莫三鼻不再轻易动怒,却也没有再保持不屑理睬的高冷,见到莫三鼻的表情变化这么明显,反而心情莫名畅快,主动逗着莫三鼻,似笑非笑道:“结婚还只是打算,难道你就没有反省一下为什么吗?”

      莫三鼻当然能听得出韩沉的冷嘲热讽,无非就是暗示他不尽不实,但他确实有着自己的考量,闻言也只好转移话题,重新央企笑脸:“这么说,你承认是我的结婚对象了?”

      “听说,相互信任的对象才能结婚。”韩沉居然没有否认莫三鼻乐观的一厢情愿,而是继续明嘲暗讽。

      “……”莫三鼻这才发现自己也有被韩沉逼得无话可说的时候,不由暗自揣测韩沉怎么一夜之间面对自己的调戏变得如此气定神闲,尬笑着摸了摸鼻子。

      他不知道的是,昨晚在他昏迷之后,韩沉趁着上药几乎将他全身摸遍,还给他擦了身体换了内衣裤。当时,韩沉惊诧于看似粗糙实则细腻的手感,难得沉湎,困惑之际豁然开朗,

      调戏不过就是言语上吃亏而已,自己不善于也不屑于逞口舌之快,却可以让莫三鼻付出其它代价,比如自食其果什么的……

      莫三鼻打量着韩沉游刃有余的神态,半是试探半是建议道:“其实,你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我。”

      “是吗?”韩沉的眼神亮得瘆人,以至于淡淡的讥讽都流露得一览无余,随口就问道,“这个茶馆老板为什么叫你三妹?”他没想到自己之前恼怒时随口提到的一句“莫三妹”还真就是老熟人对莫三鼻的昵称,暗叹过分巧合的同时,也没忍住好奇。

      莫三鼻不经意间松了口气,既然不是单刀直入提及浦跃集团,他也乐得愿意让韩沉更多了解自己一些,解释道:“其实不是妹妹的妹,是佛家的三昧,说的是一种修行方式,意思排除一切杂念,使心神平静。”

      韩沉只是略想了一下,就明白了:“你的哲学想法?”

      “所谓宗教,其实也算是哲学的一门分支。”莫三鼻点了点头,眼神发亮,吊儿郎当的神态蓦然无踪,散发出令人难忘的深远神采,与他这一身花花绿绿的造型格外违和。但这也就一瞬间,随即他就又笑得浮夸,“不过他们不太关心哲学啊宗教什么的,听到三昧只当是三妹,喊来喊去就成这样了。”

      “你不介意?”韩沉觉得要是有人称呼自己沉妹之类,自己肯定会生气。尽管他对性别没有歧视,也对性向没有苛求,却很在意自己的形象是否符合性别。这是他对性别的尊重,但显然莫三鼻在这方面的态度也和他截然相反。

      “没什么,反正都是名字。”果然,莫三鼻无所谓道。

      “你倒是想得开。”时至今日,韩沉对莫三鼻又多了一分刮目相看。

      “人生嘛,生死之外无大事。”这是莫三鼻第二次说到自己对待生活的看法和感悟。

      而这次韩沉也没有再冷嘲热讽或是明褒暗贬,只是收敛了表情,几不可闻地点了点头。

      场面一时静默,但氛围却出奇和谐。

      莫三鼻盯着韩沉微笑,而韩沉也难得柔和了表情。

      茶馆老头从后堂回来,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堪称美好的场景,不由颔首赞许。

      “那个,三妹,我和你阿姨说好了,中午我们好好吃一顿。”老头远远招呼了一声,又善解人意道,“你和你对象先坐一会儿,我陪你阿姨出去买菜。茶馆你帮我守一会儿。”

      莫三鼻回头摆了摆手,就连韩沉也下意识抬头配合地对老头点了点头。

      于是,插曲之后的交流空间又被茶馆老头留给了韩沉与莫三鼻。

 

  28 6
评论(6)
热度(2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绿双喜 | Powered by LOFTER